花皮胶藤属

但这样的可重复性结论
更新时间:2019-10-29 07:04 浏览: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

  中药的毒性问题,不是实验实证那么简单,它涉及到方方面面的问题,要证实或否定,不仅需要现实的生命事实,还需要历史的生命事实,需要中医药理论的分析,需要中药品质的鉴定和炮制方法的检验,没有生命事实的还原,用排除法、实证法等方法证实,都不可靠。在中药之毒的问题上,许多人以偏概全,抓住一点不及其余,不考虑文化差异,不求客观真实还原,只要有实验室证据,有药典证据,就一棍子把中医打死。

  “随证治之”是“方证对应”的基本要求,以活生生的人的证候病机为治疗目标,寒者热之,热者寒之,实则虚之,虚则实之,互补对应,补而无滞,伐而无伤,寒而无凝,热而勿燥,决不按照书面的东西刻舟求剑,再加上道地药材、传统炮制,所谓的中药之毒就不会在临床发生。

  在中药之毒的舆论风起云涌的今天,必须强调的是,中药要道地,要传统炮制,令其在进入中医临床之前,减其毒性增其效,保证中医运用的中药都是符合中医历史要求的道地药材;中医要地道,保证每个挂着中医牌子的都是真中医,能够遵循理、法、方、药、护的临床规范,按照“方证对应”原则处方用药,无机械之疗程,无僵化之规范,药随证转,随机应变,而不孟浪从事。

  同样生命条件、同样配方、同样熬制之后的结果,是证明膏方毒性损害的唯一依据。要证明夜交藤,还必须在这样条件下,设立对照组,即设一个没有夜交藤的膏方,进行对比观察,这才符合科学性原则。单一的实验室结论,统一的小白鼠模型,得的结果是夜交藤内在某些成分的毒害作用,得不到膏方在这个病人体内的实际作用。

  药物毒性客观存在,相比较而言,西药更甚于中药,治这里伤那里的情况十分普遍。因为普遍,大家习以为常;因为不普遍,发生一例,就沸沸扬扬,要否定中医。活生生的人的生命很复杂,对药物的反应存在个体特殊性,有些看起来很客观、很真实,实际上包含了某种不真实,对夜交藤之类的事件,根据事实本身,综合各方面因素,进行还原论的分析,做出的结论可靠性更大。

  按实验逻辑,同样条件不同结果,证据不能成立;同样条件同样结果,也只证明这一个临床案例的配方、中药饮片质量,或证候病机对应,或剂量运用等存在问题,不能证明其它中医治疗也有问题。问题在于,今天的人们,眼睛锁在了实验室里,思维被仪器禁锢,只要实验证实,只要小白鼠存在,大家都会认为是正确的。可是,现实之中的活生生的人,是具有个体特殊的生命体,生命及其相关的许多内容无法复制,中医药理论的生命可靠性和临床安全性,就是经过数千年时间,在不同个体生命的检验中获得的,“方证对应”的生命互补性原则,相同条件下的实验可重复性不可能明白。没有客观实际的膏方还原,没有客观实际的证候病机还原,因为实验室仪器,就简单地把有毒结论扣在中医药头上,恰恰是违背了科学性原则。

  在科技文化一统天下、形态理论统治医学的情况下,大家只认同按照实验实证的方法追查。实验实证是很严谨的,需要条件设计的可重复性,不可重复,结论就不能成立。律师引证的很多证据,看起来都很客观,唯独没有实验可重复性-同样中药饮片、同样中药配方、同样方法熬膏、同样剂量,同样的小白鼠造模的实验,大样本、多中心、统计学处理,假设在这样的严格规范之下,出现了相同的结果,那么,证据就难以辩驳了。该律师认为,“《民事诉讼法》和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》规定,对证据的审查应当遵循日常生活经验(常识),对鉴定结论的审查应当遵循科学性原则”。科学性原则是什么呢?事实!没有事实就是虚构的。事实不是理论的东西,不是书面文字的东西,而是现实存在的东西。

  不可否认,现在中药不如几十年前道地了,传统的炮制不被重视了,在辨“病”(西医器质性改变的病)论治引导之下,人们运用中药,讲求的是药理对应病理,有效成分病理对应,没有“方证对应”原则,没有四气五味、升降浮沉和归经,没有相须、相使、相畏、相杀等七情配伍关系,君臣佐使、七方十剂

友情链接:

公司地址:

监督热线: